青年博览
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一个胖子
发布时间:2015-11-08 来源:互联网
分享到:

仔细回想起来,我跟史大虾同学还是蛮熟的,许多来往细节的记忆,要超过同时期班里的任何一个其他的男生或者女生。我们一起去过雍和宫,逛过后海的胡同,平安夜一起坐在KFC里喝过汽水,还一起逛街帮他挑选过衣服。他总在第一时间发现我签名档的变化…… 
  听上去还挺亲密温馨的,不过更多的细节是:去雍和宫是为了求签问offer,他老人家迷信得更进一步——觉得要找非女朋友的女生一起去才灵验:逛后海是两人寒假都没买到早点回家的火车票,在空荡荡的学校闲得没事干,当然,和一个路痴的男生逛胡同是很考验人的,差点儿就走丢了;平安夜我为了躲避与唠叨的怨妇舍友相处,宁愿出来听史大虾讲讲他对当下时事的看法,积累点知识好歹是正能量:逛街一事也不难理解——经过前面几次来往,我们也算熟识了,当他需要一个人给点参谋的眼光时,我责无旁贷。 
  史大虾长相憨厚,在和导师、师兄的一次聚餐中,对另一个男生口吐莲花频频敬酒的左右逢源表示出了羡慕嫉妒恨。后来我们安慰他:不同人有不同的处事方式,作为一个胖子,还有着“知音体”般的苦情出身,你还是适合走忠厚老实路线的。 
  早先时候的史大虾也是一个善良的人。比如说,我撞上隔壁的女生独自在宿舍胃痛难忍,给他打了电话时,他立即骑着自行车出现在楼下,驮她去往附近的医院。在男女同学普遍缺乏交流机会的研究生时代,助人为乐让史大虾有一种莫可名状的兴奋感。于是,在女同学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向北方,微弱地喊着“北门,北门”的情况下,史大虾果断地狂奔向了东门,我怎么都赶不上,也喊不回来。不过殊途同归,终究我们还是都到了医院。挂了号之后,我急于去火车站接朋友,史大虾于是拍着胸脯说他可以把人照顾好。后来据说,女生在医生开了一堆化验单的时候,感觉原来胃里的胀气吓跑了大半,坚决要回去。她买了点胃药,史大虾垫付了药钱。如果没有史大虾以后的反复夸大自己的英雄事迹,兼抱怨说人家没还他药钱,这也算一个不错的结局。与此同时,他的方向感问题也已经成为一个段子在班里流传。 
  可是,我们的关系是如何恶化了的?我记不清是何时把他的QQ拖到了黑名单,何时开始拒接他的电话。是他追班里某生失败人家却很快有了新男友后,他每说三句话都要绕到这件事上而我一点不想听他絮叨吗?还是他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罚大半夜打电话找个人表白却很不幸找了我?无从记起。只记得他依旧保持关注别人的签名并一句话毁掉小清新的习惯。 
  不管怎样,在临毕业时,史大虾作为稀缺的男生,成了抢手货。他在跟我闺蜜M同学的PK中胜出,得到了一个offer,后又弃之如敝屣。这件事造成了很多直接和间接的后果:M同学后来兜兜转转又得到了那个工作,不过无法留在北京,只能去上海总部,而且失去了申请上海户口的时机。一年后,M同学几经努力又调回北京,打算买房结婚时,限购政策刚刚调整——她离完税五年还差很远。如果不是史大虾,她肯定早买了房了,那时不但没限制,价格也低个几十万。最可恨的是史大虾的态度,四处吹嘘他拒绝了多少offer。还说那些破地方他从来就没看上,一副?丝得势的模样。我跟着M同学一起恨他。 
  厌烦一个人并不代表他在我们的生活中没有了意义。在任何的聚会中,极品的故事都是可以独立成章的,不需要任何语境任何铺垫。史大虾有条微博“哥住哪儿,哪儿楼上就多一个装修队;哥睡哪儿,哪儿隔壁总免不了一场家庭战争……”又引起了班级群里对他人品的大讨论,等他一上线,人哗地都跑没了。于是他一个人忧伤地说:哥现在又胖了…… 

版权所有:南昌工程学院学生委员会 赣ICP备05001233号-1   

地址:南昌市高新区天祥大道289号 邮政编码:330099   新闻投稿:nitxsh@sina.com


办公热线:0791-87728386